強姦處女新娘


「乾杯,乾杯。」

飲宴已到中途,一對新人循慣例向前來祝賀的賓客敬酒。郭雄的視線沒有一刻離開過新娘子,他的腦海滿布新娘麗儀的倩影,尤其穿著旗袍敬酒的她就更加誘惑迷人,玲瓏浮突的身軀被旗袍緊緊包裹著,一對白的美腿在旗袍開叉處露出,格外迷人。望著麗儀純美的臉容、高挑的身段,郭雄胯下的陽物已經興奮膨脹起來了。「美人兒,今晚我一定要操你,嘿嘿??」郭雄心內暗想。

酒宴完畢,郭雄藉著一對新人送客的機會,握了麗儀的小手,柔軟滑膩的觸覺,已令郭雄想入非非。「表哥,招呼不到,再見!」新郎俊文對微微發呆的郭雄道別。「再見!」郭雄離開酒樓後,便拿出手提電話撥電?「榮,我剛離開,我表弟應該很快便會從酒樓回家,你們的情況如何?」「我和阿虎已經成功進入了你表弟居住那幢大廈之內,我們現在藏匿在天臺上,無人發現我們,等一會你表弟回到大廈門口時,你來電通知我們,我們會在升降機前等他。」「沒問題,我現在乘計程車來。」

郭雄在俊文居住的大廈門外等了二十分鐘左右,便看見俊文的車子駛至。「幹你娘,怎會這?多人!」郭雄看見大約有十來人陪伴著俊文和麗儀從酒樓回來。原來這十多個人都是俊文和麗儀的朋友,他們一大群人從酒樓送他們回家的。「很夜了,你們送到門口成了,我和麗儀自己上樓便成了。」俊文站在大廈門口道。「不成,我們還沒有鬧新房。」俊文的朋友起哄道。「改天玩吧,今天我和麗儀忙了一整天,大家都很累了。」俊文知道麗儀害羞的性格,不大習慣鬧新房這種瘋狂玩意,所以婉言相拒。「春宵一刻值千金,不要阻著俊文的好事。」「那?我們大夥兒再到卡拉OK唱歌吧。」「俊文、麗儀,好好享受春宵,我們走了,再見!」看見俊文的朋友離去後,郭雄心內大喜,他連忙撥電在大廈天臺等待獵物的同黨。「他們正在上來,你們可以行動了。」

目送朋友們離開後,俊文牽著麗儀的小手步進大廈。升降機內,俊文深情的眼睛凝望著麗儀,麗儀給瞧得赤霞滿臉,頭兒默默低垂。麗儀此刻的心情乍喜還驚,喜的是今天嫁了給自己最喜愛的男人,驚的是稍後時間將會發生的行為°°夫妻之禮。

由於麗儀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,所以一直和俊文發乎情,止於禮,兩人最親密的行為限於接吻,今晚將會和俊文進入從未接觸的境界,怎不教她的心房咚咚的跳個不停。

俊文此時的心情亦非常興奮,她望著麗儀嬌羞漂亮的臉龐,淡淡的幽香從嬌妻身上傳來,已令他情欲亢奮不已。「叮」的一聲,升降機抵達10樓,俊文和麗儀甫踏出升降機,已被兩把牛肉刀架在頸項。「打劫,不要出聲,不然休怪我刀下無情,快開門進屋!」蒙了臉的阿虎威嚇道。利刀架頸,俊文和麗儀被脅持進入自己的屋內。阿榮從手提袋內取出一早預備好的麻繩,將俊文兩手兩腳緊緊捆綁在一起,然後將一片牛皮膠布封住俊文的嘴巴,令他發不出聲來。阿榮將俊文推在沙發上,全身被麻繩緊糾纏的俊文,就像俎上之肉,動彈不得,只能眼瞪瞪看著事情的發展!望著阿榮一步步走向仍被阿虎脅持的麗儀,俊文此時的心情就像被一塊重鉛系著,急促地往下沉。「真是一個漂亮的妞兒,咕嚕,大佬真是沒介紹錯,今晚飽矣,嘿嘿!」望著肌膚勝雪,身段適中,樣貌甜美的麗儀,阿榮忍不住吞了數啖口水。「不要??」被貪婪淫穢目光注視的麗儀,已淚流只睫,她惶恐地哀求。在麗儀背後用刀脅持著她的阿虎,突然用手攔腰將她緊擁著,雖然隔著裙子和對方褲子的布料,但麗儀已感到一根堅硬灼熱物體頂著她臀部不停磨擦,她本能想閃避這侵襲,但被阿虎蠻力控制著,不能反抗。

下一篇: 淫蕩美婦人